當前位置:卡車(chē)網(wǎng)> 資訊 > 行業(yè) >

如何運用商業(yè)模式,助力2024年電動(dòng)重卡增長(cháng)?

盡管目前電動(dòng)重卡發(fā)展勢頭比較迅猛,但其市場(chǎng)規模仍然比較有限,其電動(dòng)化程度在汽車(chē)行業(yè)依然較低。

終端數據顯示,2024年前5月電動(dòng)重卡累計銷(xiāo)售近2萬(wàn)輛,占據國內重卡行業(yè)整體銷(xiāo)量25.27萬(wàn)輛近8%的市場(chǎng)比例,相對2024年前5月我國汽車(chē)行業(yè)34%的新能源市場(chǎng)滲透率還有很大差距。如何運用商業(yè)模式,助力2024年電動(dòng)重卡增長(cháng)?

近日,筆者在調研電動(dòng)重卡市場(chǎng)時(shí),不少業(yè)內人士提出相同的一個(gè)問(wèn)題,那就是:如何利潤運用商用模式,才能擴大2024年電動(dòng)重卡的市場(chǎng)規模而提高其電動(dòng)化率?

對于這個(gè)問(wèn)題,不是簡(jiǎn)單的一句話(huà)能說(shuō)得清楚的,必須具體問(wèn)題具體分析。

筆者認為,沒(méi)有了國家的政策補貼,在純市場(chǎng)驅動(dòng)下,如果能做到合理、靈活的運作電動(dòng)重卡的商業(yè)運營(yíng)模式,讓電動(dòng)重卡相關(guān)運營(yíng)方都有錢(qián)可賺,那對2024年電動(dòng)重卡的推廣普及可能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就要容易不少。如何運用商業(yè)模式,助力2024年電動(dòng)重卡增長(cháng)?

業(yè)內都知道,一臺電動(dòng)重卡的購買(mǎi)成本一般比同樣標載的燃油重卡車(chē)型要高出30萬(wàn)元左右(目前搭載282度電的一臺電動(dòng)牽引車(chē)售價(jià)大約在60萬(wàn)元,而同樣載重量的一臺燃油類(lèi)牽引車(chē)售價(jià)大約在30萬(wàn)元左右)。

而電動(dòng)重卡的最大優(yōu)勢,就是運營(yíng)成本大大低于燃油重卡(“油電”差價(jià)導致)。

根據公開(kāi)數據統計,在標載狀況下,電動(dòng)重卡的運營(yíng)成本大約在1.6元/公里,而燃油重卡運營(yíng)成本可能接近3元/公里。也就是說(shuō),電動(dòng)重卡與燃油重卡的運營(yíng)成本差價(jià)大約在1元/公里或者稍微多一點(diǎn)。為計算方便,“油電”差價(jià)不妨暫按1元/公里來(lái)統計。

假設一臺電動(dòng)重卡按每年運營(yíng)10萬(wàn)公里來(lái)計算,一年累計下來(lái)的運營(yíng)成本就要比燃油重卡節省10萬(wàn)元,也就是說(shuō)在3.33年內,電動(dòng)重卡高于燃油重卡的購車(chē)成本就能賺回來(lái),在3.33年后,電動(dòng)重卡運營(yíng)賺回的錢(qián)肯定就不是燃油重卡能比的了。

上述這樣算法,是假定在貨源充足、一天都不停歇的理想狀況下進(jìn)行的。實(shí)際上這種理想的運營(yíng)狀況在現實(shí)的公路貨物行業(yè)中基本是不存在的,而目前電動(dòng)重卡的壽命基本在5年左右。也就是說(shuō),如果在5年內電動(dòng)重卡運營(yíng)比燃油重卡多出來(lái)的效益還不能補足購買(mǎi)高于燃油重卡的差價(jià),那么基本可以斷定,投資電動(dòng)重卡是失敗的,這是目前購買(mǎi)電動(dòng)重卡客戶(hù)存在的一個(gè)客觀(guān)真實(shí)的市場(chǎng)風(fēng)險,當然也是大部分個(gè)體用戶(hù)不愿意購買(mǎi)電動(dòng)重卡的一個(gè)重要原因。

因此筆者認為,靈活、創(chuàng )新的運用電動(dòng)重卡商業(yè)模式,可能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電動(dòng)重卡市場(chǎng)的運營(yíng)風(fēng)險、最大限度的獲取效益。那么在機遇與挑戰同在的2024年電動(dòng)重卡行業(yè)中,采用哪些商業(yè)運營(yíng)模式比較為妥帖?對此筆者做一個(gè)簡(jiǎn)要的分析。

一、在貨源充足的前提下,可以做獨立運營(yíng)電動(dòng)重卡的老板

毫無(wú)疑問(wèn),在當前的貨運市場(chǎng)中,擁有充足的一手貨源,就相當于有了穩定的“財源”,就不愁沒(méi)有“銀子”賺。

根據筆者了解,目前有相當一部分電動(dòng)重卡運營(yíng)商擁有較好的綜合資質(zhì)和大量的充足貨源。比如,這些電動(dòng)重卡運營(yíng)者與大宗商品貨主(如大型鋼廠(chǎng)、礦山、港口貨主等)關(guān)系較“鐵”,并通過(guò)彼此協(xié)商,達成了以比較優(yōu)惠的運價(jià)與這些大宗貨主們簽訂了較長(cháng)時(shí)間的貨運協(xié)議(一般在三年或以上)。這樣在第一手貨源穩定充足、運價(jià)平穩的前提下,完全可以測算出可以獲得的利潤。在這種狀況下,這些電動(dòng)重卡運營(yíng)商憑借自己的批量采購及貨源充足的“價(jià)碼”,通過(guò)與電動(dòng)重卡主機廠(chǎng)家的多輪協(xié)商和談判,可拿到了相對優(yōu)惠的購車(chē)價(jià)格和付款方式(如首付款較低,并進(jìn)行分期付款,這樣可以降低初期持有電動(dòng)重卡車(chē)輛的資金壓力),滿(mǎn)足這些條件的運營(yíng)商,一般都是自己組建電動(dòng)重卡車(chē)隊進(jìn)行獨立運營(yíng)。而且可以實(shí)現電動(dòng)重卡運營(yíng)產(chǎn)業(yè)鏈的多方共贏(yíng)。當然作為電動(dòng)重卡獨立運營(yíng)商,風(fēng)險也是獨立承擔的。因此,在選擇電動(dòng)重卡時(shí),要充分考慮以下幾個(gè)因素:

一是載重能力。根據自己的運輸需求確定載重量,并選擇合適的車(chē)輛型號。二是續航里程。根據運輸線(xiàn)路和距離,選擇具有足夠的續航里程的電動(dòng)重卡(注意續航里程不僅取決于電池電量,還受駕駛習慣、天氣、路況等因素制約);三是充電時(shí)間??紤]電動(dòng)重卡在運輸過(guò)程中的休息和??繒r(shí)間等。因為充電時(shí)間的長(cháng)短對電動(dòng)重卡運輸效率和成本都有重要的影響(比如是否選擇換電重卡?也要通過(guò)精準測算。如果周邊有換電站,可以考慮選擇換電重卡,畢竟換電重卡補能時(shí)間短,可大幅度提高運輸效率,同時(shí)還可以降低初始購買(mǎi)成本;如果周邊沒(méi)有換電站,只能選擇充電時(shí)間相對較短的充電重卡)。

比如,近日筆者了解到某沿海城市的一家港口物流公司,已與港口貨源方合作多年,其主要業(yè)務(wù)是承運港口周邊的150公里以?xún)鹊募b箱運輸,目前貨源穩定,且與該港口貨源方簽訂了3年的貨運合同。在與某電動(dòng)重卡企業(yè)談妥了購買(mǎi)價(jià)格與付款方式后(據其透露首付款是30%,分期3年還清車(chē)款),該物流公司的老板在去年3月份一次性購買(mǎi)了50輛電動(dòng)重卡(搭載282度電、標載為25噸的4X2純電動(dòng)充電類(lèi)牽引車(chē)),截止目前已經(jīng)運營(yíng)近一年時(shí)間。

該物流公司的老板給筆者算了一筆賬:近一年來(lái),50輛電動(dòng)重卡共計跑了近510萬(wàn)公里,平均下來(lái)差不多每輛電動(dòng)重卡運營(yíng)近10萬(wàn)公里、運營(yíng)車(chē)輛的電耗大約在1.65元/公里,而之前該物流公司運營(yíng)的燃油重卡油耗大約在2.9元/公里。整體計算下來(lái),每輛電動(dòng)重卡相對燃油重卡每年大約能省下近12.5萬(wàn)元的運管成本,50臺電動(dòng)重卡相對燃油重卡累計節省了近630萬(wàn)元費用,在扣除了司機工資、每月車(chē)貸還款等費用會(huì )后,還有結余,該物流公司老板認為其整體效益還是比較可觀(guān)的。

二、租賃電動(dòng)重卡,靠租金獲得效益

根據筆者調研,目前有部分大型鋼廠(chǎng)、港口企業(yè)、大宗貨物轉運等倒短運輸等業(yè)務(wù),在上級下達的環(huán)保指標考核下,不得不采用電動(dòng)重卡來(lái)運輸。而承接此類(lèi)運輸業(yè)務(wù)的物流企業(yè),認為目前運價(jià)比較低迷,購買(mǎi)電動(dòng)重卡來(lái)運營(yíng)風(fēng)險較大,因此對持有電動(dòng)重卡這種價(jià)格較高的重資產(chǎn)比較保守的態(tài)度。因此有時(shí)采取租賃電動(dòng)重卡車(chē)輛來(lái)完成運輸任務(wù)。

據了解主要是這些物流公司認為業(yè)務(wù)不穩定,貨源不足,賺取的利潤不足以支持電動(dòng)重卡車(chē)輛的保養、損耗、司機人力成本等費用,因此這些物流公司經(jīng)常是向電動(dòng)重卡主機廠(chǎng)(目前部分電動(dòng)重卡主機廠(chǎng)有自己的租賃公司,對外承接電動(dòng)重卡租賃業(yè)務(wù)),或者是向實(shí)力較強、已持有電動(dòng)重卡車(chē)輛的物流大企業(yè)進(jìn)行租賃。而出租電動(dòng)重卡的主機廠(chǎng)或者持有電動(dòng)重卡的大型物流公司也樂(lè )于靠出租電動(dòng)重卡來(lái)賺取租金,實(shí)現逐漸回收購車(chē)成本,進(jìn)而達到實(shí)現盈利的目的。

三、共有產(chǎn)權,共同經(jīng)營(yíng)、共同盈利、共擔風(fēng)險

上文已經(jīng)提及,電動(dòng)重卡具有應用成本較低的獨特優(yōu)勢,在貨源充足、跑得越多、運量越多的情況下,就越能給運營(yíng)商帶來(lái)更多的利潤。

目前電動(dòng)重卡運營(yíng)除了上述兩種商業(yè)運營(yíng)模式外,還有一種運營(yíng)模式,就是擁有穩定貨源的人士與電動(dòng)重卡持有者合伙運營(yíng)電動(dòng)重卡車(chē)隊,共同分擔運營(yíng)成本,對運營(yíng)利潤也是“二一添作五”,當然遇到市場(chǎng)經(jīng)營(yíng)風(fēng)險也是共同承擔。

比如,筆者最近在市場(chǎng)調研中就遇到這樣一個(gè)案例。某重卡企業(yè)將100輛電動(dòng)重卡委托給自己的租賃公司進(jìn)行運營(yíng)(租賃公司是重卡企業(yè)旗下的子公司,可以先內部委托運營(yíng),后續再結算)。據悉該租賃公司與某大型鋼廠(chǎng)的物流企業(yè)簽訂了合同,按照5:5的比例共享這100輛電動(dòng)重卡產(chǎn)權;然后大型鋼廠(chǎng)物流公司以自己的名義承擔車(chē)輛上牌和向銀行辦理按揭貸款業(yè)務(wù),雙方按照一半對一半的比例出首付,還銀行貸款(這樣重卡主機廠(chǎng)能受到車(chē)輛全款,實(shí)際上也解決了電動(dòng)重卡主機廠(chǎng)的銷(xiāo)售問(wèn)題);另外,大型鋼廠(chǎng)物流公司將每月利潤的一半按時(shí)打給租賃公司。這樣實(shí)際上也實(shí)現了市場(chǎng)風(fēng)險雙方共同承擔的功能,從而弱化了電動(dòng)重卡租賃公司的風(fēng)險。因此筆者將這種電動(dòng)重卡商業(yè)模式叫做“共有產(chǎn)權,共同經(jīng)營(yíng)、共同盈利、共擔風(fēng)險”。

通過(guò)上述分析可知,在2024年主要靠市場(chǎng)驅動(dòng)電動(dòng)重卡推廣應用的大背景下,只有靈活、巧妙運用電動(dòng)重卡不同的商業(yè)模式,讓其運營(yíng)商及相關(guān)生態(tài)產(chǎn)業(yè)鏈都能共同賺錢(qián)利潤(至少不虧本,還能賺取環(huán)保效益),才有可能讓“市場(chǎng)驅動(dòng)力”變得更強,進(jìn)而實(shí)現擴大2024年電動(dòng)重卡推廣規模的目標,以此助力2024年我國純電動(dòng)重卡市場(chǎng)的持續增長(cháng),提高我國重卡行業(yè)的電動(dòng)化率!

來(lái)源:卡車(chē)網(wǎng) 作者:榮河
文章關(guān)鍵詞: 電動(dòng)重卡 燃料電池汽車(chē)
掃描分享到微信好友或微信朋友圈
新聞反饋與咨詢(xún)
推薦閱讀
推薦車(chē)型更多
一周熱文
最新視頻更多
最新文章更多